<em id="rmfq5"></em>
  • <div id="rmfq5"></div>

        <dd id="rmfq5"><tr id="rmfq5"></tr></dd>

        鳳凰網教育對話北外網院榮譽院長顧曰國

        發布時間: 2012-10-24 15:46   來源: 鳳凰網
        關鍵詞: 鳳凰網,顧曰國,北外網院

         

        編者按:他坦言77年從農村下放勞動回來,覺得大學就是天堂。他師從許國璋教授做研究,另一方面許先生也成了他的媒人。他指出成年人學不好外語是因為失去了“童心”,回憶自己在學外語時曾把手背寫滿英文單詞。他和藹愛笑、也治學嚴謹,他為大學生的荒廢迷茫而扼腕,也深愛著自己的學生們。他就是北外網院名譽院長顧曰國教授。

        顧曰國:對我來說 大學就是天堂 

        鳳凰網教育:顧老師,您是北外的榮譽校長助理,北京外國語大學網絡學院榮譽常務副院長,還有中國社科院語言研究所的研究員,當代語言學研究室主任,這么多的title,您自己最在意哪個?

        顧曰國:其實我這幾個我都喜歡,都是工作嘛,因為我喜歡,為什么說都喜歡呢?因為我覺得做這些工作都比較充實,另外都是我特別喜歡做的。比如說當老師我非常喜歡,特別喜歡做教師培訓,我做了二十幾年教師培訓,還有我喜歡編一些雜志,做學術研究,還有做網絡教育,因為這幾項都是我特別喜歡做的,所以我覺得都喜歡。覺得很充實,自己覺得每天有事情做,至少沒有“下崗”。

        鳳凰網教育:您當初是怎么走上教育這個行業的?

        顧曰國:這個很有意思的,因為我下放勞動,我1974年高中畢業下放勞動就當農民種地,種了三年多一點,然后1977年以后高考上大學,上大學以后我發現當時這個差距太大了,在農村勞動因為種地,突然上大學,我覺得種地至少自己好像是力不從心,真的是牛馬活。但是到了大學以后我感覺好像是在天堂,不用擔心有的吃有的喝,不用擔心,你還可以整天讀書,不做別的事兒。我覺得這就是天堂。后來到了上大學的第二年的時候,我就發現自己的興趣在哪里,(就是)當老師,所以我立志要以后在大學里當老師,從大學二年級開始就下決心了。別的事情都不做,就是要當老師。

        鳳凰網教育:然后就大學畢業。

        顧曰國:大學畢業以后因為當老師大學畢業不行,所以還要考研究生,然后還有出國學習做學問什么的,就是這一路,自己確實喜歡當老師。

        鳳凰網教育:您剛才也提到了上學也是之前有一段在農村勞動。

        顧曰國:對。

        鳳凰網教育:上大大學之后就覺得真的很好。

        顧曰國:上大學對我來說不是“很好”,是天堂,因為跟農村勞動的差距太大了。

        鳳凰網教育:您在讀書時是個什么樣的學生?

        顧曰國:我非常刻苦,因為農村來的孩子,剛才說到天堂,有人說讀書苦,對我來說簡直是很荒唐,哪有說讀書苦,讀書是最大的享受對我來說。所以我們老師都給我起了一個名字,老師都不叫我的名字都叫我“老馬”,說我是個老馬不怕苦的一個老馬,好多老師幾年前見到我的時候還叫我老馬,把我真名字都忘了,就叫我老馬,因為跟我們的農村勞動的差距太大了,所以讀書對我們來說是最大的享受,不是吃苦。 

        顧曰國:許國璋先生給我找媳婦 說我是屢敗屢戰 

        鳳凰網教育:我特想知道您當時做學生的時候喜歡什么樣的老師,后來做了老師又喜歡什么樣的學生?

        顧曰國:這個是我這輩子我感謝四位老師,有一個是我大學的老師,武新華(音)老師他已經退休了,在上海,他把我的真名都忘了,就叫我老馬,他特別喜歡我們,我跟他感情也特別深。以前的時候,因為我家里很窮,到放了寒暑假沒有錢回家,他說好那你就逢年過節就到他家去。這個對我來說是一個師生之間的距離就很近。還有一個因為他家沒有男孩,他們要搬家具,做一些勞力活,那時候要買煤,我主動的說我幫你買煤,都我包了,這時候師生關系就很不一樣了,就是這一種。

        還有到研究生的時候還有一個老師,那個老先生也去世了。他原來是教會大學的教授,我們感情也很深,他喜歡我們這種農村來的孩子,比較踏實,吃苦耐勞,他給過我很多幫助,給我提供很多機會。然后就是他的人品,楊先生的人品特別好,他總是把我們看成他的孩子一樣。

        還有一個是我英國的導師。我是學文學的,然后我發現我學文學是很糟糕的學生,我根本不行,班上中等往下,在讀研究生的時候。本科的時候沒問題,成績都是比較前面優秀的。但是讀研究生的時候,學文學,后來學到第二年的時候我說我肯定不是這個料。我不喜歡文學,為什么呢?我們當時做文藝批評,我說(好像就是)愛怎么說怎么說,沒有規矩。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不喜歡做文學。畢業了,畢業時(成績)就是中等偏上。到了英國以后,英國的老師也是世界上著名的教授,歐洲院士、英國院士都是頂級的,在我們語言學界里面都是相當知名的,我也喜歡他的書,在去之前我看過他的書,我就寫信給他我說我想跟他念書,他說‘好,你來吧’。我們倆也很有感情,他也是真把我看成孩子,他喜歡研究中國人的習慣,有一年春節的時候,還給我壓歲錢,模仿寫了三個字“壓歲錢”,寫好了放在我的信箱里,我喜歡語言學。我原來想考無線電,我喜歡的是理科的東西,結果語言學確實找對路子了,我非常喜歡。

        我當時在大學里面就是碩士學位是優等學位,他(英國的導師)說我們第一次發給外國人,就是大學里第一次授予外國人優等碩士學位,他說你是第一個我們給的外國人(這個學位)。他說拿了這個學位的話,可以拿到很多獎學金,于是我一下拿了三個獎學金。這樣我就不用愁了,要不然還要打工、餐館里面洗盤子,那個都不用了,然后就讀了博士學位,讀了以后就回來。這是我英國的這個老師,也是終身難忘的。我們現在聯系的也很多,非常多。去年他們那個大學,我離開那個學校二十幾年,去年他們還授予我榮譽博士學位,就是說你干的不錯,你搞了幾年,學界里面有了名氣,我們給你一種承認。英國的大學給我們中國人一個榮譽博士學位也不是隨隨便便給你的,肯定要做一些事情,我這個老師也感到很高興。

        還有就是國內的一個老師,許國璋先生,恐怕知道的也很多。我跟他那故事就更多了,我從英國回來以后,做博士后在北外讀博士后,我第一次跟許先生見面,一見面我們倆一見如故。他三天請我吃一次,七天要請我,我老說三天一小宴,七天一大宴。真正把我看成孩子,因為當時回來我還是單身漢,他還給我找媳婦,他說你到這個年齡了,回來我就31歲了嘛,他說你該成年了,就給我找媳婦。一個談不成第二個,第二個談不成第三個,第三個談不成第四個。他老是講我 “屢敗屢戰”,他說“就非要給你談成”。我現在的媳婦就是他原來的學生。然后他給我談到了以后,我們倆見面,他說“沒問題吧,沒問題那就準備結婚”,我說我們不是剛認識嗎,他說那不用等了。然后很快,我們就結婚了。他給我買家具、買地毯、做衣服,全是他(幫我)。你說我跟他,原來我們兩個都不認識,完全是一種師生關系,非常密切。

        一生當中四個老師給我四種巨大的幫助,同時也把我培養出來,我知道我怎么當老師,我對我的學生應該怎么樣,我說要不然我對不起我的老師。 

        現在講政治口號的這種思想教育的方式要改變 

        鳳凰網教育:現在很多大學生比較盲目,沒有什么準確的目標和定位,您覺得當代大學生主要的任務是什么?

        顧曰國:我想了一下,其中有幾個我可以這么歸納一下,叫“安身、立命、修身”,以前比如說像安身,我以前當老師曾經考慮我有些學生非常好,有些學生我覺得不用功不讀書,有時候我心里老責怪他們“怎么這么好的機會,怎么不讀書呢”,后來我跟那個學生了解多以后才發現,有個學生我印象深的是,他的父母親剛離異,結果他就不好好念書。還有一種就是有些孩子家庭比較困難的,我后來想起這句話,對大學生來說安身還是需要的。他首先要解決他的溫飽問題。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有很多很多的學生不是需要安身的問題,他有的是錢,有的是家庭沒有問題的,不需要安身。這一類的學生有時候我感到很失望的就是不讀書,追求享受,特別上了大學以后,他覺得要歇歇了,好像是給自己放假了這種。這個在我看來是非常可惜的地方,所以我說現在學生“安身”的問題解決了,下一步最核心的問題是“立命”的問題,就是他沒有志向。

        孩子沒有志向這一點我覺得是讓我很郁悶的,尤其是他自己不知道自己今后想干什么,今后想成為什么樣的人,在社會上怎么有自己的一個身份和位置。另外他往往是讀書短的,沒有很長遠的規劃,立命就等于立志,他往往考慮的很少。這一點我就覺得是一個比較大的遺憾。另外在我看來應該重視的一點,在大學生 career education(職業教育)這種,我們這方面看來不太重視。在我看來這一點“立命”很重要。

        還有一點我覺得最差的,現在急需要做的——“修身”。修身不是一個新的概念,在中國傳統教育里面從我們孔夫子開始就講修身,其實這一點在我看來是我們中國大學生,包括我們很多很多老師都說最缺乏的就是修身,所謂的修身就是你不斷的提高自己、提升自己,給自己一種各式各樣的素養、素質,全面的提高,很傳統的修身的概念,但是在我看來非常非常重要,這一點往往就是忽略了。

        所以我們網絡學院,1999年開始起到2000年正式成立以后,所有的學生,有一個口號叫“全人教育”,全人教育,叫the whole person education,就是“全人教育”。什么叫全人教育?我們的學生你在當今社會里面要具備十大基本素質,我們給每個學生發一個鼠標墊,鼠標墊上印著十大基本素質,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每天提醒同學們你有沒有做到這一點,這就是我說的“修身”。這個修身實際上就是不是一個抽象的概念,就是我們可以做的,劃到每一天每時每刻具體事情里面來。

        我現在對我的博士生,我有幾個博士生,我給他們講的第一節課就是“不會做人就不會做學問”,先要做人后做學問。這也是剛才我說幾個老師,我四個老師給我最大的教育就是這個,先要做人,你要知道怎么做人你才能做學問,你不知道做人的人肯定做不好學問,這就是我說的修身,這個在我看來目前是最大的問題。

        比如說現在講政治口號,在我看來這種思想教育的方式也不一定有效。但是我們講修身這個概念是很傳統的概念,這個我們幾千年了,傳統下來從我們孔夫子傳承下來,有幾千年的傳統,修身的方法等等,在我看來這個應該是從思想工作教育方面,應該從這個角度,我在很多地方開始呼吁,不一定效果用大的政治口號,政治口號不一定信不一定接受,但是用修身的概念,和我剛才說的全能教育的概念,他還是能接受的

        特別是全人教育,我就說一個人不是完人,他是個十全十美的沒有的,世界上沒有的,但是他可以做“全人”,這個可以做到的,你只要用心去做。

        所以在我看來,我們大學生當中目前最需要一個是立命,一個是修身。他要安身在我看來,現在大學生對于農村來的孩子,貧困地區的孩子,可能首先要解決這個問題,但大部分沒有這個問題。

        以前我不重視這個,后來我看到我們中國以前的有一句話,叫“倉廩足而知禮儀”,你這個倉庫里沒有糧食你給他講什么禮儀?他有解決溫飽問題以后才能講到禮儀,這是很實實在在的話,我想我們大學生也是這個情況。但是現在問題,大部分學生不是倉廩不足,而是倉廩很足,問題足到什么程度呢,他后來“立命”到 “修身”都沒有了,變成一個紈绔子弟了,這是一個很糟糕,這是個非常可怕的問題。所以我很多地方也是經常呼吁這個問題,就是我們大學生要修身,要立命,要自己知道,有志向。

        顧曰國:當下教育體制、應試教育應該做大的改變 

        鳳凰網教育:面對這些您認為很可惜的孩子們,您建議他怎么找到人生的目標?

        顧曰國:所謂的孟母三遷,孟母為什么要三遷呢,改變他周圍的環境。舉個例子,有些孩子在國內不是很好,為什么到國外一下子就好起來了,好像什么都懂了,就像孟母三遷一樣,遷了一個環境,因為到了一個環境里面他忽然發現什么都靠自己,他不能靠任何別的人,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該做什么了。

        當然我們現在要改變整個大的外圍環境,可能還不具備這些條件,也不是非得要到外面才能改變,不是這個意思。關鍵是什么呢?就是我們周邊的人,包括老師、家長,尤其是家長,這個對孩子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尤其是家長,特別是有些稍微富裕的或者是發財的那些家長,有時候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往往家庭的環境給他造成一種影響,好像我現在什么都有了,我可以到處炫耀,我什么都不用做,我都可以怎么樣,但實際上他把自己變成廢人了,他自己本身對社會沒有任何貢獻了。

        所以在我看來,我非常主張現在我們的教育課程設置各方面,在我看來要改,但是這個不是我說了算,為什么要改呢?比如說像其中有一部分教育,就是跟實際社會之間的距離把它縮短,有一個術語就是education in work place,我很喜歡這個概念,就是在教育,所謂的在工廠、職場、社會當中來進行教育的這么一個過程。我們現在從小學、幼兒園開始,到高中、大學這一段時間,全是強調的在教室里面,就這個其實在我看來應該改,在課程設置上要改。另外就是從教材本身上也有問題,實際上是整個教育體制的問題,應試教育等等其實都要改,這個課題就很大了。

        在我看來是要做大動作,我始終感覺到應該這樣。

        鳳凰網教育:后來我看您也是像您說的和網絡教育也比較有緣份。當時有什么契機?

        顧曰國:因為這里面跟我學外語有關系,因為我1974年高中畢業下放勞動以后,沒事情做,沒事情做覺得好像是不是一輩子就要種地,然后聽廣播,聽廣播發現有時候廣播里面有教英語的,叫廣播英語。然后我就從那時候開始學英語,我的英語是通過廣播學的。 

        其實對我來說就是遠程教育,我為什么下決心要做遠程教育,其中有一個理由就是因為當時自己自學的時候,當時沒有自學教材,我就聽廣播,有個叔叔給我買了教材,我一看,沒有老師光聽有時候那個教材很難懂。

        當時我就想:有朝一日我要自己編教材,自己做。后來我做網絡學院其中一個動機就是要自己做,所以網上很多教材都是我自己編的。

        顧曰國:學習外語沒有捷徑 

        鳳凰網教育:之前我看到您有一篇報道,說您拆穿了三個月學好外語的謊言。

        顧曰國:對。

        鳳凰網教育:給我們講講當時是怎么回事?

        顧曰國:在許國璋先生在世的時候,我們就討論過(這個問題),因為那時候就看到有個叫某某英語(英語培訓機構名稱),叫保證你幾個月幾個月然后就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那是許先生在世的時候,二十幾年前。

        現在也有廣告,我報紙上有些廣告我都剪在家里面,都是證據。說“三個月到我中心來保證你什么什么”,我說這個是純粹的騙人。

        為什么呢?因為這個不符合任何規律,甭說學外語,學自己的母語,就學自己的母語,中國孩子學自己的母語不要說三個月,一般的四年、五年到六七年還在母語的環境下自然的學出來,這個我們叫“自然多模態的環境下學自己的母語”,它是一種充盈的數據狀態,你有意識的學習和淺學習同時進行的。這個時候還不是三個月都解決不了,三年到五六年的時間就是自己的母語才有可能能說的流利。

        所以學外語三個月誰也做不到。這個沒有人能夠做到,而且絕對違背了學外語的規律,絕對不可能。當時許先生也寫過,我也在很多場合,公共場合我們揭露這些都是純粹騙人的謊言。

        另外學語言,總結出六大規律,我們叫六個“律”,法律一個的律,現在你不能違背這個律,任何人不能違背,違背它是不可能的。所以大家可能是報紙或者電臺還有網上媒體采訪我的時候我就講過這個問題,我說這個絕對不能騙人,絕對不可能。 

        鳳凰網教育:我覺得您剛才說拆穿三個月學好外語的謊言,其實可能是我們或者說國人在學習方面的話,都會有一點急功近利的想法。

        顧曰國:對。

        鳳凰網教育:除此之外,我們在學習外語方面還有哪些錯誤的想法或者弊端?

        顧曰國:這個地方我有幾篇文章專門講這個問題,最近我還想重復幾點。第一點我們一般的老百姓學外語,就是說有些教師包括學生,甚至一些專家混淆,把“懂”跟“會”混起來了。比如說有的一看拿到一本這個東西一看,“懂了嗎”,“懂了”。學外語就是這種情況,語言不是說你懂,懂不等于會。

        像什么呢?我老舉一個例子,假如讓你學騎自行車,我給了你一本書如何騎自行車,你給我從頭背到底你會不會騎,當然都覺得不可能,對呀,學外語也就是這個道理。把一本語法書從頭背到底你會嗎,這就是懂不等于會的道理。學外語這個東西很多人都混淆這個問題。經常混淆,就是比如說我有些侄女,她說“叔叔怎么那本書我全看懂了我怎么還不會”,她就是把懂和會弄混淆了。比如把如何騎自行車你從頭背到底考一百分。就像駕照一樣,駕駛的交通規則,如何駕駛從頭背到底不等于你會駕,這個是完全是把懂跟會混淆了。這是第一個錯誤。

        還有一個什么呢?把學語言包括學外語,看成一種“東西”。什么叫看成一種東西呢?就是說我一旦比如說花了時間、花了錢拿來了以后那就是我的了,這個想法不對。因為學外語絕對不是一種東西,它實際上是一種能力,這種能力就是你學了以后,給你自己在你身上,包括你的發音、器官、概念所有東西,構建是一種能力,它不是一個東西。經常有人問我,這個我昨天會的,昨天跟老師學的會了,怎么今天又不會了呢?他的意思就是這個東西我買來了,怎么今天我沒丟還應該在那兒。語言有一個“丟失律”,丟失的規律,就學語言這個東西以后,要丟的,今天丟失的,不是這個東西是我的。它是會丟的,那你要怎么不讓它丟,你要不斷的用它,這個叫什么?叫語言的丟失律。

        還有一個發現的錯誤,就是“靈丹妙藥”,很多人都在找靈丹妙藥,就是捷徑。有沒有最佳的路徑?沒有。但是有好和壞的路徑,沒有捷徑。這也是很多情況下反復強調這一點,學任何一門語言,它沒有捷徑,但是有好與壞的路徑,這是有區別的。比如說很多人講提高聽力,以前當院長的時候,有的家長孩子進校了,到北外來了,有的認識(我是)院長,然后說讓院長給我們孩子輔導輔導,我說好啊給你輔導,孩子一見我就問一個問題,顧院長我這個聽力很差,我說為什么?我說你閱讀能力怎么樣,我都沒問題,我說好,我說有沒有出現這個情況,就是文字給你看全看懂,聽就聽不懂?他說這個情況很多,然后我就問他,你是怎么記單詞的?(他說)一個單詞不認識的默寫50遍,默寫100遍,這就是錯的了,這就是方法不對了。

        就是我剛才說的,壞的路徑。語言首先是聲音,不是記下來了你在那兒默寫一百遍,你是在訓練你的手,手不能幫你聽的,你要一個新單詞,比如說一個新單詞不認識,首先要訓練什么呢?訓練你的嘴和訓練你的耳朵。而且人記音的能力是我們天生的。我有時候舉一個例子,我用我媽媽舉例子,我媽媽一個字都不認識,但是我媽媽的話說的溜的不得了,要吵架沒人吵的過她,就是我們人類記語音的能力。

        音的能力是天生的,學字是后來的,所以孩子問我為什么聽力不好,我說你以后記著,假如說你要提高聽力,任何你不會的東西,不論是個單詞,不論是個句子,第一件事情要訓練你的嘴,訓練你的耳朵,這個你回去練,比如說新的單詞不認識,你嘴上練,先練口腔發音,就像騎車一樣,要蹬起來,訓練你的肌肉,另外肌肉是有記憶力的,這個我們現在講理論上。這里么叫“多模態的理論”,多模態理論是什么呢?就是人類的記憶力是多模態的記憶力。

        比如像我舉的例子,我第一次見到你,你看現在,你要我說出來你長什么樣子,我說不出來,但是我看你就認識,這就是什么呢?這就是視覺記憶。像我的聲音你描寫描寫不出來,我自己也不知道顧老師的聲音是什么樣的,但是我到外面說話你一聽這不是顧老師的聲音,你都能聽出來。這個就是叫聽覺記憶。

        所以我們現在學習的,我到處推銷的多模態學習理論,這是其中重要的概念。所以比如說像剛才講的聽力的問題,要提高聽力就要訓練你的耳朵,耳朵非常好在哪呢?它有自己的記憶,不要說出來,嘴上描述不出來,但它自然而然就進去了,這就是我們天生的能力。這個就是我想方法好壞的問題,有,確實有,方法好、方法不好,不得當,得當,這確實是這樣的,但是有沒有捷徑?沒有。

        鳳凰網教育:哪個是好的方法,您給我們推薦一下。

        顧曰國:這個也是我很喜歡講的,我們特別成年人學不好外語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失去了“童心”,兒童的心。

        我研究小孩學外語,學自己的母語,我們做了很大的庫,有的小孩從四天生下來開始我們就錄像,錄像就看這個孩子怎么學自己的母語我們有很大的庫。我感到小孩學自己的母語,學任何東西,跟成年人比其中一個最大的差距在于“童心”,他見到什么東西他都喜歡,見到什么東西他都想問,成年人他不是了,他開始把自己封閉起來了。

        小孩他看到,他見到什么都好奇,見到什么東西都想去探索,到成年人的時候就沒有了,這個在我看來是學外語很大的障礙,成年人沒有學外語的童心。我自己也總結了,我覺得回想起來自己為了學好外語也是這樣的,就是保持童心。童心就是好奇,不怕丑、不怕丟人、不要面子。

        童心這是一種,還有處處用心。見到什么馬上想那個英語怎么說,那個怎么說,那個怎么說,同時是處處用心。比如像我記單詞,以前的時候我怎么記呢,新的單詞來了我在手臂上,兩個手臂上寫,寫滿了,為什么寫在手臂上呢?因為手老要用,還有到洗手的時候馬上洗掉了趕緊復習一遍,這個效果非常好,所以當時我們那時候我的手,大家看我顧老師的手怎么都是鋼筆(墨水),都是黑的,這就是處處有心。

        所以我覺得童心,時時刻刻有心,處處用心就夠了,“三個心”學外語肯定學的好。 

        顧曰國:工業革命以后帶來批量生產 人不應批量生產 

        顧曰國:我這個在歐洲我也很多年,特別大學領域比較熟悉。但是后來因為我兒子在國外上小學,在英國上小學,馬上我就接觸到小學教育,這就是為什么我有這種感慨。其中我感到最大的差距在哪里呢,就是我們從小學開始,我們注重知識的傳授和記憶,就什么東西都是背,然后應試教育,這個毛病大家早就看出來了,還有揠苗助長,小孩沒到那個階段你非要給他做那個東西,這三個方面在我看來是一個非常非常糟糕的問題。這個不是我看到,其實很多人都看到,但是我們現在想好的辦法解決它。

        所以我覺得應該注重他思維能力的培養,個人潛力的挖掘還有興趣的培養,所以比如說我做教師培訓的時候,往往給我們老師培訓的第一件事,我說你要面對你的學生以后,你應該把自己怎么定位,你怎么看你的學生,我說最理想的境界是什么呢?你面對的學生,任何一個學生都是天才,every one is genius。但是你(作為)老師要發現他天才所在的地方。

        孩子不是說我什么都可以,不是,每個孩子都有他特別優秀的地方。工業革命以后帶來的極大的后果是什么呢?就是批量生產,大批量的生產,就像機器生產一樣,即使螺絲釘全世界都一樣。但是對教育不是,人不能這樣,人不能用這個概念來思維,所以我們現在很多的教育,比如說考試所有這些問題,我今天下午做報告里面其中還講到這個問題。就是今后的網絡教育的話,能不能在個性化教育方面用這個進行突破。

        實際上這個里面一個根本的問題是什么呢?把教育,我們現在全世界范圍之內,就是把學,個人的學納入到教育體系當中去,這是個悲劇,應該是“教育服從于學”,就是教育為學服務而不是學為教育服務,這是一個很深刻的思想。

        每一個人,他發展成長的道路都不一樣,所以我們的教育應該是讓他發展他自己最優秀的地方發展下去,而不是變成一個螺絲釘。我們現在整個教育體系是什么呢?就是把學習變成為教育服務,因為教育是個大機器在那兒,然后不停的轉,你不管你怎么學,進來了以后,然后考試一個標準出去,跟我們教育體系沒有關系,所以這個問題上面,就是把學服務為教育。

        這個情況已經扭過來,把教育服務于學,像我們這個思想,在我們孔子原來的里面就有。但是私塾教育,一對一的教育。我們不是用一個考試,然后考出來你有一百分你做這個,你50分做那個,不是。我們問題在哪?一個教育體系,一個好的老師,他發現的時候就是你優秀的地方,你最天才的地方,這個以后就是你的發展,你的位置,因為世界上每個人都不一樣,應該允許他有自己發展的空間,給他獨立的評估。這就是我希望達到的教育境界。

        但是我覺得網絡技術,這其中我為什么喜歡網絡技術,也是一個重要的方面,我覺得這個就是我講的定位的問題,教育跟學歷關系問題。

        打開電腦以后跟課件學習,其實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一個學習通道,這個問題就是對個人來說,通過課件來學習這是一種學習,但是這個就是個人學習行為,但是跟網絡教育它的就要是另外一個概念,教育等于是一個系統,是一個體系,因為教育是要評估、教師、學歷、學位一系列,這是教育。所以這也是反復講的 “網絡教育”不等于“網上學習”,網上學習是大概念,網絡教育是小概念。這就是我反復講的,要把學習,要把教育服務于學習,而不能把學習服務于教育。所以這個網絡教育就是很多人對于任何人來說,假如說學習的機會在那兒,網絡在那兒,課件在那兒,他都可以學習,不一定進入教育體系,但是對他個人發展來說都是有用的,是這么一個思維。

        個人來說怎么通過網絡學習能發揮我自己,能使我增強自己的競爭力或者自我修養,這里面就涉及到我提到的三多,多模態、多媒體、多環境,這三多學習然后把它集成起來,這個三多學習不一定要進入到某一個具體的教育體系當中,也可以進入也可以不進入。三多學習是一種方法,是多模態、多媒體、多環境學習,把它集成起來,這也是我下午報告里面講的主要課題之一,就是我們怎么樣在三多的情況之下,對這么一個體系進行評估,做出好的發展。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信息
           招生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助學建議郵箱:[email protected]    
        Produced By CMS 網站群內容管理系統 publishdate:2018/10/19 16:37:58
        山东十一选五